鸿图故事网_睡前故事-儿童故事大全_经典幽默故事_励志故事_哲理故事_www.czolgame.com.cn

鸿图哲理故事:有钱人的人生滋味,故事

15 人阅读 | 时间:2021年01月25日 05:09

来生请让父母成为我的孩子,一个朋友深夜打电话来说多喝了几杯,电话里的他一直在倾诉,甚至不允许我插言,话题

鸿图哲理故事:有钱人的人生滋味,故事-鸿图故事网

有钱人的人生滋味

没有人注意我,我比拿破仑高一英尺,我的体重是名模特儿特威格的两倍。我唯一的一次去美容院的时候,美容师说我

鸿图哲理故事:有钱人的人生滋味,故事-鸿图故事网

  有钱人的人生滋味

  小开篇

  一日三餐,人的一生会吃尽若干顿餐饭?或粗茶淡饭、或美味佳肴,饭到口中到底留下什么滋味?
  人对滋味是有的。同样的人,吃差别的饭菜会发生差别的情绪;同样的饭菜,与差别的人吃也会发生差别的滋味。
  一道菜,一顿饭,道出一位商人的感悟,道出一个企业的艰辛旅程。
  饭是不能不吃的,用饭也没有什么稀奇,但关键在于怎样吃,吃出了什么。

  开篇
  品味人生
  文·本刊记者 朱雪尘
  儒家把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看作最终的人生轨迹,然则老百姓却说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”。无论你是大儒,照样大商,用饭都是你人生必不可少的一课。
  用饭有多大讲求?暂岂论各地风味,八大菜系,只是一小撮菜根,明人洪应明便写了本书叫《菜根谭》。  在中国,用饭常常被赋予更多的寄义。在阛阓,“饭局”更是商人的外交舞台。有听说,不久前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接见中国,其主办人约请中国工商界绅士与阿诺共进晚餐,而且明码标价“二等赞助商”的门票5万元,同时公司资产必须在5000万以上,就这等价位另有人挤破了头。
  这顿饭吃得可谓“贵”,买门票者对此顿饭也应铭肌镂骨。然则,不贵的饭也许更令人难忘。在蒙牛团体董事长牛根生心中,昔时那圆圆的烧饼却令他终身难忘。纵然20年后,在希尔顿旅店,他仍然想起昔时的“妄想”:“这辈子,真要是有机遇,让我在这家烧饼店里吃个饱,该多好。”  爱吃肉的除了毛泽东另有苏东坡。苏东坡一生两次遭到流放,甚至远至海南,绝望到要备好棺木,准备老死异乡。苏东坡一生尝遍酸甜苦辣,还发明晰传世的“东坡肉”,履历了所有跌宕起伏之后,苏东坡体会最深的却是“淡泊”二字,生怕只有“淡”才是所有味道中最能持久的滋味。
  饭还强人。相传,明开国君主朱元璋早年曾做过托钵人,昔时最钟爱“珍珠翡翠白玉汤”——一种剩饭、菜叶、豆腐熬制的粥。开国之后,元勋们由昔时的草莽英雄,逐渐腐化堕落,生涯日渐奢靡。而朱元璋为了杜绝这种民风,特意要寻回昔时那顿珍珠翡翠白玉汤,要让群臣重新想想昔时的岁月,以此忠告他们不要继续奢靡腐朽。  这些味道,履历年深月久的催熟,好像都有了自己的,自己的重量。这些滋味总能将人拉回原出的。
  一道菜,一顿饭,道出一个人对的感悟,道出一段艰辛的旅程。饭是不能不吃的,用饭也没有什么稀奇,但关键在于怎样吃,吃出了什么。
  打拼的滋味
  烧饼的香味虽淡,可纵然已往了20年,在牛根生的影象中也是无法抹去的。  文·本刊记者 李占舟/
  离那家烧饼店还很远,牛根生就闻到了烧饼香。他饿得难受,胃像是被人攥在手里揉搓。20多年后,在希尔顿旅店,身为蒙牛乳业董事长的他,仍记得那时的烧饼香,以及那时的“妄想”:“这辈子,真要是有机遇,让我在这家烧饼店里吃个饱,该多好。”
  回顾已往,牛根生以为自己吃不饱的时刻挺多。他刚懂事,“文革”就最先了,经常挨批斗,母亲又重病缠身,卧床不起。高中结业后,去世,生涯对照难题。那时,却是牛根生饭量最大的时刻。二两重的烧饼,一顿能吃8个;一两一个的馅饼,一口气吃12个;挂面一顿吃一斤。
  “文革”中,被抓起来,他自己也曾着手做饭。做的最好的是炒土豆丝。“到现在,已经有20多年没有做菜了。不外,我一生最喜欢吃的菜,就是土豆丝。”  一个人,有钱,没食欲,很可怜。一个人,有钱,又有食欲,他会选择怎样的饮食?
  直到现在,牛根生用饭照样“稀奇”不讲求。有时刻,一碗方便面就是一顿晚饭。“固然,有一碗牛肉汤面是最好了。我喜欢吃面。若是能回到家里用饭,是最舒服的。”
  “我的肠胃能力太强了。”牛根生叹息。“比如说一个要饭的,他肠胃能力能不强吗?他要是换个地方,就水土不服,不是活活饿死了吗?”对于自己的童年,牛根生毫不讳言自己当初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
  起家之后,牛根生一直也没有改当初敢吃的习惯。1997年,他去荷兰。用饭的时刻,看到荷兰人把一整条去过骨的生鱼放到嘴里。许多中国人不敢吃。他想都没想,吃了下去,虽然味道不是很好,但“至少知道,吃这种鱼是这样的”。  在牛根生的看法中,用饭的目的就是不再饿得难受,能接着呼吸,接着活下去。有钱之后,他的饮食习惯并没有转变。对饮食的要求是“扔到肚里没有病就行了”。简朴说来,就是解决温饱问题就行了。
  请人用饭,牛根生已经养成习惯。在蒙牛内部,也有个划定,宴客时,职位高的请职位低的,挣钱多的请挣钱少的。根据划定,每次用饭,总是他“名正言顺”地埋单。若是是在外面和一起用饭,他就偷偷的把账结了,绝不张扬。  然则,现在的牛根生险些不会大办宴席了。蒙牛内部划定,高管家里红白喜事,不能收礼。谁收礼,就开除谁。若是非要办,一律免费加入。
  生涯中履历了酸甜苦辣,牛根生最喜欢的味道是咸。他吃什么菜都离不开盐,而且口很重,放盐少了就以为毫无味道。  异域的滋味
  虽然可以“纵容”,但张朝阳对西餐并不感兴趣。他喜欢的只是美国的早餐。
  张朝阳 眷念清华的白菜粉丝
  文·本刊记者 李占舟/
  张朝阳小时刻的是“关在只有一盏小煤油灯的屋子里解数学题,一整天只吃一个冷馒头。”这很自然让人想起寺庙里,一盏青灯下,誊录经文的僧人。
  童年时期,张朝阳画过画,练过1年武术,拉过8个月的二胡,一首《洪湖水浪打浪》拉得像模像样。不外,艺术先天对于通过那时的高考,对于“鲤鱼跃龙门”毫无。中学时代的张朝阳向现实妥协了。  可是,他踏上了美国这片土地。之前恪守的一切,刹那间险些轰然倒地。他要给自己“补课”了。
  在麻省理工,四处都是起义的学生。他们把警员的汽车搞到教学楼顶,让机器人到异常严肃的橄榄球竞赛中捣乱。张朝阳最先折腾了,他花500美元买来一辆敞篷二手车,与同在麻省理工的黄沁他们四处兜风。有次车在高速路上抛锚,警员只好把他们带上火车,送回学校。
  十几年后,张朝阳仍有兴趣到天安门广场、故宫后门玩起上世纪80年代生人才敢玩的滑板,并为一家时尚杂志脱光上衣,秀出自己的肌肉。
  虽然可以“纵容”,但张朝阳对西餐并不感兴趣。他喜欢的只是美国的早餐,不油腻,吃完之后精神抖擞。第一次郑重其事地和几个同在麻省的中国同砚吃西餐,内容是比萨和可乐。对于这顿饭,张朝阳只给出两个字:没劲。  一个身无分文的人,通过手艺或理念,说不定哪天就成了亿万富翁。这是美国社会告诉张朝阳的。而搜狐网站的名称,就是他在北京一家麦当劳里想出来的。
  麻省理工学院了张朝阳的一生。学院教授兼着名风险投资人爱德华·罗伯茨成为他创业的“启蒙先生”。当张朝阳去游说罗伯茨投资时,罗伯茨并不以为他做的方案有什么怪异之处。感动罗伯茨的,是张朝阳“很伶俐,很急切,很投入,对有激情和热诚”。在罗伯茨等人的辅助下,张朝阳终于进入外洋投资人的关系网络。至今,在搜狐的6位董事中,仍有4位是外国人。  他所求的,是一种自若的状态。
  张朝阳异常喜欢读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。约翰·克里斯朵夫的一生在猛烈的状态中渡过。张朝阳在约翰·克里斯朵夫身上瞥见了自己的已往。
  时代的浪潮将他从艺术的梦里抛出来,甩进科学家的梦里。在美国,他做科学家,却不能如愿做艺人,效果撞进互联网。每一个都看作一道菜,张朝阳的人生该是何等丰盛。
  阛阓的滋味
  “夏宫”的豪宴让莫天全认识了好李山,而这也辅助他开创了自己的。  文·本刊记者 肖鸿扬/
  香港法院道金钟远古广场的香格里拉旅店五楼“夏宫”餐厅,两个30岁上下的年轻人双手热情相握,然后面对面坐下泛论起来。正值用餐,客人许多,服务生为他们沏上一壶香片。
  这是莫天全和李山的头回碰头。他们俩先后结业于清华,是未曾碰面的同门师,1986年李山从清华结业离校时,莫天全刚刚考入清华经济管理学院。莫天全回忆说,在学校时就听说过李山。
  此时他们的身份已大不一样了,莫天全担任着美国道琼斯Teleres亚洲及中国董事总的职务,而李山则是美国高盛投资银行的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。
  点完菜之后,服务生依序上来了辣椒酱和腌制的酸甜大头菜,大头菜甜中带酸,脆而爽口,另有一丝油香,一碟小菜就让莫李二人胃口大开。  其它还吃了什么?莫天全一时竟想不起,由于那顿饭,实在最让他们开胃的,另有他自己的创业,此次来拜会师兄,正是为创业初期的融资做准备,而师兄李山的金融靠山,注定了这对师将成为一对好搭档。也正是在夏宫的这顿饭,使得莫天全和李山二人往后定下了一起互助举行创业融资的基调。
  此时的莫天全,在道琼斯Teleres正是上升的阶段,主管着亚洲的房地产资讯营业,但他自称“骨子里流着创业者的血液”,心里总在摩拳擦掌,准备在中国做一个与道琼斯、路透、布隆博格齐名的房地产信息提供商。  莫天全的机遇终于来了,1996年,正当互联网热在世界范围内最先的时刻,他便辞掉了那时在美国亚洲开发投资公司ADF的执行副职务,铁了心回国创业。
  而此前,莫与中国房地产团体公司互助,团结国务院生长研究中心、中国房地产协会共同开发了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,这套指数系统对海内房地产业的生长影响很大。这一切都为莫天全往后要做的事情奠基了基础。
  直到1999年头,当万事俱备之后,莫天全再次请出李山,师二人在香港携手游说投资商,寻找资金,要正式开办搜房网。
  听说那时另有投资商说过这样的话,“只要是你们俩来做,不管做什么,一定能给你们钱。”在香港,莫李二人天天都跟投资商接触,一天有时开七八个会,他们便在会上演讲。  当天,莫天全只身在港岛,闷闷不乐,甚至都没找李山碰个面。沉思半天,他对自己说,给我半年,我还会回来的,第二天他便离开了香港。

给狗取个好名字,我的朋友琴德太太,住在纽约白利斯德路,她刚雇好一个女佣,告诉她下星期一开始来工作。琴德太

    来源:鸿图故事网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。